廖雪斌:十六年女婿 十年“儿子”

发布时间:2018-06-12 11:24:00|  来源:87365最快检验中心

廖雪斌:十六年女婿 十年“儿子”

通讯员 朱芳明

  “今天太阳好,,我把这个棉絮拿出去晒一下,等会给你铺干净的被单。”6月11日,当笔者来到廖雪斌家中时,看到他正张罗着为年迈的岳父晒被褥。

  廖雪斌家住板桥镇大山顶村谢岔溪组,一个天然的深山盆地,至今仍然交通不便。26年前,独身一人的廖雪斌经媒人介绍娶了同村姑娘贺忠梅,婚后第二年生了儿子廖太平。在廖雪斌的愿望蓝图中,把儿子抚养大、把房子整修好、把生活过小康,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向往。可就在十年前的一天,妻子丢下年幼的儿子,年迈的父亲还有这个清贫的小家离开了,他所有美好的设想也就此毁掉了。

  “整整十年了,十年来音信全无,她走的时候儿子只有14岁,父亲也有六十多岁了。”提起妻子,廖雪斌心里五味杂陈,当时妻子跟他说要去城里亲戚家吃酒,从此再也没有回来。而妻子出走时家中只有茅草三间,所以对于妻子的狠心,他至今都恨不起来。

  跟妻子结婚时,看着岳父贺文洲的生活很孤苦,他便将老人接过来一起生活,尽心尽力的和妻子照顾着老人。

  妻子走后,岳父贺文洲年迈多病,举目无亲,廖雪斌便将岳父带在身边继续赡养,这一养,就是整整十年。前十六年,他给贺文洲当着女婿,妻子走后,他便给贺文洲当了十年“儿子”。

  “小的时候太苦了,到老落下一身病,现在基本上也只能做做饭、扫扫屋了,如何没有他,也许我早就死了。”遇到廖雪斌这样的女婿,贺文洲老人说这是上辈子积得德。因为一身的“劳病”,贺文洲觉得自己是一个累赘,但廖雪斌却从来没有嫌弃过老人,即使妻子出走对他的打击很大,可他依然将老人照顾的无微不至,一应的吃穿用度从来没有少过。

  廖雪斌告诉笔者,妻子走了一年半后,曾托贺家侄女给老人带话,让老人悄悄乘车去上海,她在上海车站接老人下车。

  “一个从来没有出过远门老实人,加上又不识字,你叫我怎么放心让他一个人去上海。”得知消息后,廖雪斌便跟老人做思想工作,只要妻子回来接老人,他可以亲自将老人送上车站。但自那以后,妻子就跟这个家,跟自己的老父亲彻底断绝了联系。最终,老人跟着廖雪斌一生活,就是十六年。

  提起这十六年他对老人的照顾,不仅老人自己觉得跟亲儿子没有区别,就连周边邻里都对他赞誉有加,都说做的不会比他更好了。“照顾的跟自己的亲生父亲一个样。”这是邻居对他最简短的评价,也是最有分量的评价。

  每年夏天,正是高山人民上山找野生天麻的日子。有一次天快黑的时候老人还没有回家,想到老人年纪大了,山上情况又复杂,害怕老人在深山出事,他便带着几个邻居到附近几座山上搜寻。苦寻两个小时后,看到老人一瘸一拐的出现在路上,廖雪斌心里的石头才落地。“从那以后我在也没有让他一个人上山去了。”相处十几年,廖雪斌早已习惯了老人的存在,他害怕失去。

  “这么多年来,唯一一次吼他就是那次生病发烧。”廖雪斌回忆道,有一年冬天,老人严重感冒发高烧,躺在床上连起床都困难。得知情况后他执意要背老人去村卫生室就医,但因为路太远怕麻烦就拖着不去,苦劝无果后廖雪斌向老人发了火,“今天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。”廖雪斌向老人吼道,随后就把老人“拖”出了房门。

  “过了这么多年了,我也想开了,只当没生过这个女儿。”提到女儿,老人语气中透漏出许多无奈,他说家中唯一跟女儿有关的东西就是一张1寸的登记照,睹物思人的时候很少。尽管女儿刚走的那几年,梦里会经常梦到她,可是这么多年来,在廖雪斌无微不至的照顾和耐心开导下,他也释然了。

  当“儿子”的这十年来,廖雪斌也想过再找对象,期间经人介绍也谈了三四个,可是一谈到老人的情况,双方都无法达成一致意见。“这个老人我可以说他几句重话,但别人就是不行。”这是廖雪斌给出的最简单的理由,26年的朝夕相处,他早已将老人当成了最亲的人看待,一句“我养你”的简单承诺,他用女婿和儿子这两个身份一直坚守到现在。

  “唯一的愿望就是把门口这条路搞通,再把老人养到百年归逝就行了。”对于未来,廖雪斌想的也简单,儿子慢慢在长大,可以挣钱了,他就陪着老人在家种点苞谷和洋芋,路通了再种点蔬菜,仅此而已。

(值班总编:朱述耀 编审:程玲 编辑:方宏艳)

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